樊登简历个人资料简介(樊登读书为什么这么火)

资讯头条评论287阅读模式
樊登,男,1976年3月24日出生于陕西西安,樊登读书创始人、首席内容官前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樊登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材料系,获得了西安交通大学材料系工学学士学位和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管理学硕士学位,在大学期间获得过全国名校辩论邀请赛冠军,全国大专辩论会冠军等荣誉称号樊登主持过的节目有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12演播室》、《选择》等。2013年11月,樊登创办樊登读书会。2018年,“樊登读书会”正式更名为“樊登读书”。2020年10月22日樊登读书APP总注册用户数突破4000万。 姓名:樊登 民族:汉 政治面貌:党员 学历:硕士 英语水平:六级 “这是我们的slogan,读书点亮生活。”樊登指着自己T恤衫上印的那行字说。 樊登自己的人生,是切切实实被读书点亮过的。 回想起研究生刚毕业进央视的那段时期,当时的樊登很迷茫,工作压力很大,能力得不到认可,一腔热情无处施展。“如果节目又被毙了怎么办?如果交不起房租怎么办?”现实的困境压得樊登焦虑失眠。 重读《论语》救了樊登。他发现,当代人所有的痛苦都可以从这本经典中找到答案。学生时代坚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理工科学霸,突然找到了解开人生痛苦的钥匙。原来,结束应试教育,走上工作岗位并不是学习的结束,只是终身学习的开始。 樊登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后来,无论是育儿、创业、管理公司,樊登都觉得读书帮他少走了弯路。他在EMBA课堂上教领导力,苦口婆心地向学员“安利”好书,可是真正去读的人没几个。那就把书讲给大家听,愿意听的人付费入群,结果他发现这种模式很受欢迎,这便是“樊登读书”的雏形。 2022年是樊登读书的第九个年头,这个由读书会演变而来的APP用户数已突破5000万,且稳定盈利。 而被读书点亮的樊登,能通过讲书点亮听书人吗?学习、求知无疑让人受益匪浅,可花365元买一年的会员听一个人讲书,真的能让人学习和改变吗? 樊登获得“年度知道分子”奖杯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岁末年初,樊登来到“新周刊年度新锐榜”发布现场捧起“年度知道分子”的奖杯。领奖结束后,樊登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的专访。 给别人讲书 一开始就知道是个商业模式 1995年,西安交通大学材料学专业大三学生樊登参加了一次夏令营,期间,一位香港学长问他:“你读过《论语》吗?”樊登说:“没有,怕是读不懂吧?”那位学长推荐他读《论语别裁》。 《论语别裁》开篇不讲“学而时习之”,而是“天下由来轻两臂,世间何苦重连城”(谁会为了得到天下而用失去自己的双臂去交换?世间的功名利禄,人们又何苦将之看得这么重?)。这本书帮樊登敲开了《论语》的大门。谁能想到,后来《论语》成为在晦暗时照亮樊登的一盏灯,理工科出身、做过央视主持人的他,在讲书中发现了自己真正的热情与时代的商机。 读书点亮生活,是樊登读书的slogan 图片来源:樊登微博 NBD:你作为一个爱阅读的人,最开始是怎么想到讲书这种形式? 樊登:就是看别人不读书急的。我自己的习惯就是遇到什么问题就找书来看,不会主持节目,就去看主持节目的书;不会带孩子就去看带孩子的书;不会带团队就去看领导力的书。“樊登读书”是我第一次创业,不会创业就去看创业的书。一个问题,看上十几本书,基本就能弄明白,育儿、赚钱、管理,我都是靠读书,读书这件事使我受益最大。 后来我在大学当老师,给EMBA班上课,发现给学生推荐的书,他们只买不读。我就把自己读过的书做成PPT分享给他们,然而他们连PPT都不看,那我就拉一个微信群,一年讲50本书,进群的交300元会员年费,最初就是按着语音键60秒、60秒这样一段段讲。 NBD:做到什么节点时,发现它可以成为一个商业模式? 樊登:一开始我就知道它是个商业模式,因为这完全符合一个企业的架构,它提供的服务能帮人解决问题,它的传播边际成本很低,有复购率。我们公司的CEO就是第一批微信读书群里的一位EMBA学员。 NBD:你大学学材料学,研究生学管理学,博士学电影,打辩论赛、当主持人、做大学老师,现在又创业,好像每一次选择都没有世俗意义上的失败,你也很自信。这些是读书带给你的吗?还是因为什么? 樊登:这些都是事后解读,也可以把它们都理解为失败。你说我一路过来都很顺,这只是你的投射,而不是事实。事实就是无所谓顺不顺,也不存在选错没选错。要理解随机性对人生的塑造。我考大学的专业是因为理工科家庭环境,我爸从小给我灌输“学好数理化”,研究生是成绩好的学生都读研究生,我也该读一个,考博士是为了解决北京户口。都不是提前设计或者特别有前瞻性的。 早年打辩论赛的樊登 图片来源:樊登微博 但有一点,我从来没放弃过努力,没放弃过学习,没有说,“行了,我就这样混着吧”。我进央视的时候,想做的很多节目做不了,但在做样片的过程中,锻炼了很多能力。所以人生算不清楚何谓成败,功不唐捐,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就好了。 听书不靠谱? 未尝不是知识分子的傲慢与偏见 樊登笃信“幂次法则”,只要有1000个忠实会员愿意为他的知识付费内容买单,并推荐给家人或员工听一听,这事就成了。有的会员进一步成为樊登读书的代理,这家公司不用打什么广告,人和口碑成为樊登知识产品的自然分销渠道。 NBD:听书和自己读这两种方式,哪种更好? 樊登:对绝大部分人而言,听书比读书效果好多了,因为我讲的书基本都是大家不太容易看得懂的书,听听书能够更快梳理清楚脉络,从而进入这个领域。 我们从小到大,所有老师干的就是一件事——讲书,只不过是谁讲得更好而已。所以不用对新生事物怀有抵触,很多知识分子一开始都觉得听书不靠谱,觉得自己读多好,这未尝不是一种傲慢与偏见。 樊登简历个人资料简介(樊登读书为什么这么火) 正在讲书的樊登 图片来源:樊登微博 NBD:一年365元的定价是怎么来的? 樊登:好记,365元就是一天一块钱,一天收一块钱不算过分。我们有个产品叫“樊登讲论语”,做了一个打卡训练营,就是交300块钱加入打卡训练营,如果一次打卡都没断过,我们就退费。 这其实是一种收费的模式,但这个打卡训练营的完成率能够到96%,几乎所有人最后都得退费,但我特别高兴,因为他们是跟着我把《论语》从头到尾学完的。很多留言说,最后一天不打卡,空下来,觉得学了有用,不要退费。说明愿意学习的人是很多的,我们就做这部分人的生意就够了。 NBD:这个定价会变吗? 樊登:不知道,也可能免费也说不准,但我不倾向于免费,免费的东西就是花掉你的时间。而因为全免费,你只会选择自己有兴趣的部分,但跟着我,你能听到物理学,听到创业,听到历史……听到那些你以为和自己无关,也不太会主动去看的书。教育的本质是与知识的偶遇,搜索和自主选择失去了偶遇的可能性。 NBD:选择讲什么书是以什么标准定的? 樊登: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读到更好的书,不拿这本书的点击量做决策。因为用户表面上看起来用流量投票,他觉得自己喜欢听育儿的书,但如果长期给他推育儿的书,他就不会跟你走,慢慢就会觉得没意思,我们要发掘每个人身上的潜力。喜欢听育儿的人同样可以了解哲学、物理学,这就是孔子讲的“君子不器”,我们的内容是一个完全反互联网算法的方式。 前段时间我们还上架了讲《微积分的力量》的内容,很多人觉得怎么微积分这么不受欢迎的内容你都敢讲?我恰恰认为,正因为懂微积分的人少,才要讲讲这本书,让大家知道微积分有多重要。经常有大平台的CEO找我聊天,说你们怎么把严肃内容卖这么好,不都是娱乐的、吃瓜的大家才爱看吗?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人心都有向上的追求。我把那些严肃内容讲得精彩、易懂,就会有人愿意付费。 正在讲书的樊登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能上市很好 不能上市,也不妨碍做该做的事 打开网页搜索“樊登”词条,出现在视野中最多的内容是“年入10亿元”,事实上这个数字还在增多。2021年“双11”,樊登读书做过一次会员大促,一星期卖出总计3亿多的会员费,读书节期间销量超过4亿元。在任何时代,“会赚钱”的读书人,往往最能刺激公众的神经。 NBD:目前樊登读书最为外人称道的是年营收超10亿元,这个数字准确吗?营收结构是怎样的? 樊登:我们是一家很透明的公司,公司营收数字我们不隐瞒。2020年是10亿元左右,在疫情期间做到近乎一倍的增长。 我们其实是一家以我个人IP品牌为核心、传播知识的公司。营收结构上,目前公司最大的收入板块肯定是樊登的订阅产品,“365天听我讲书”,订阅人数很多,而且续费率很高,有很多用户跟了七八年,这部分收入很稳定,一直在慢慢增长,占总营收的60%~70%。 在我的产品之外,还有“非凡精读”,请了各行各业的专家来讲书,例如复旦大学的哲学系教授、育儿专家、麦肯锡的合伙人等。此外,所以我们还有课程业务、出版业务、线下书店。我们2021年大概出版了100种书,全国有200多家线下书店。 樊登简历个人资料简介(樊登读书为什么这么火) 樊登读书名师 图片来源:樊登读书官网 NBD:这样的增长速度在预期之内吗? 樊登:其实比我预期得慢一点。指数型的组织增长非常快,差不多三四年时间做到几亿用户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例如抖音。樊登读书是偏传统教育出版的,和这些行业比起来,会显得我们很快,但和互联网比就很慢。 NBD:2021年7月“樊登读书”的运营主体上海黄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完成了最新一轮融资,是在为上市计划做准备? 樊登:我们只希望做正确的事,能上市很好,可以进一步发展;不能上市,也不妨碍我们做该做的事情。 个人IP成长不会减速 保持反脆弱性,保证充沛现金流 知识经济像一座围城。围城内,无数粉丝视樊登为知识的偶像,愿意为之买单;但围城之外,如果一旦融资,就始终要面临资本市场的审视——如何消除高度依赖个人IP以及销售“非标准化”产品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对待个人品牌,有的人做出“退的安排”,有的人选择“不减速”。 NBD:对于个人IP高度依赖的内容公司,资本市场会有很多顾虑,你如何考虑? 樊登:我们的产品并不是个人IP产品,而是知识产权产品。假如我现在不讲新书了,公司的收入同样存在,因为我之前讲过的那么多书是长期存在、长期营收的订阅产品。 虽然我们是一个周播的节目,但我们团队有700人。此外,个人IP只是公司的起点,我们现在发展的是矩阵式产品格局,有自己的出版业务、线下书店,也有自己的商城和课程业务、职业技能培训学校。 科技的快速发展会替代很多人的职业,我们既然看到这样的趋势,就要做职业技能培训。例如外卖工作人员未来很难一直送外卖,所以我们要创造一些越老越值钱的工作。 线下书店 图片来源:樊登微博 NBD:随着其他业务的开拓,公司的营收结构会更趋于平衡? 樊登:虽然目前听书板块收入占比最多,但其他几个板块增速非常快,它们未来超过听书收入是一定的。 我们不会刻意放慢其他业务的增长来迎合那把尺子,我自己IP的成长也不会减速,但我们也要把别的业务做得更快,这样公司才是健康发展。 NBD:你怎么看知识付费这个赛道的趋势? 樊登:市场发展有周期规律,目前看来知识付费还是一个很好的赛道。参考市场的同时,公司也会专注于想做的业务。 我太太开一家美容院,有一天她说看到一篇分析医美行业趋势的文章,我就说不要点开。首先你做的不是医美行业全盘,那个趋势跟你没关系;其次那个趋势也未必准确;第三,看多了趋势影响你的初心,趋势上说不挣钱,那你就动摇了?所以我们只做自己该做的事,同时保持反脆弱性,有充沛的现金流,如果出现了更大的黑天鹅事件,导致公司遇到了重大挫折,我们依然有较大的选择空间,甚至还可能会变得更好。 记者手记 | 《百家讲坛》刚出现时,也争议声一片 新生事物的出现总是伴随着争议。当年百家讲坛出现时,争议声一片。严肃知识可以这样用嬉笑怒骂的方式讲述吗? 但有个知识分子说得好,无论是讲《论语》还是讲《史记》,至少激发了更多普通大众愿意了解、亲近历史典籍的兴趣。 数字化时代,知识传播方式愈发多元。读书也好,听书也好,知识付费带给每个人的效果究竟如何,因人而异。 但在娱乐至上的风潮下,有人愿意以推广阅读、推广严肃读物为己任,创造多元内容和创新阅读形式,让更多人对读书有兴趣,让用户有了更多选择,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懂站帝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18日 11:47:21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395045033@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鸡头米的做法(芡实的最佳食用方法) 资讯头条

鸡头米的做法(芡实的最佳食用方法)

        无论天冷天热,每时每刻都想喝甜润的糖水,怎么吃才既能保养肌肤又能解口腹之欲?鸡斗米桂花甜汤,滋润补益,吃一碗,周身通泰。【秋天不可少的鸡头米,不煮糖水,而是搭配它,身价倍增,鲜香无比】...
广告也精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